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李泽楷,要卖掉管理1万亿资产的公司

时间:02-08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6

李泽楷,要卖掉管理1万亿资产的公司

香港投资公司盈科拓展集团(PCG)正在出售资产管理公司柏瑞投资(PineBridge Investments)的多数股权。据称,盈科已经聘请了摩根大通(JP Morgan)负责销售流程,并已与多家金融机构进行了初步讨论。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底,柏瑞投资管理全球各类资产1571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1149.75亿。这意味着盈科拓展集团旗下管理规模超1万亿的投资机构,就要被卖了。至于出售原因,可能与柏瑞投资喜忧参半的财务表现有关。据外媒获得的交易文件显示,该资产管理公司2023年,税后净利润为4000万美元,2022年亏损7800万美元,2021年盈利1500万美元,2020年净亏损4500万美元。利润大幅波动的原因,据称是因为美债利率上升、外部环境变化等因素,扰动了亚太地区的资产价格。这则出售消息,将香港商界的风云人物李泽楷推到了前台。作为前首富李嘉诚的次子,出生豪门的李泽楷以胆大、叛逆、果决著称。他创立的盈科拓展集团,业务遍及电信、金融和地产三大领域,是香港新一代企业家的代表。当年收购柏瑞投资,正是其代表作之一。管理万亿资产,柏瑞投资要被卖了?先来说说盈科拓展集团与柏瑞投资的渊源。柏瑞投资是一家全球性的私人资产管理公司,它的前身是美国国际集团(AIG)的资产管理部门——AIG友邦投资(AIG Investments)。AIG创始于1919年,最开始是一家小型保险代理公司,后来逐步发展成业务涵盖13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大型保险集团。公司旗下业务板块也由原来的保险业务,扩展至退休金服务、非人寿保险类的产物保险、资产管理等其他金融服务。不过到了2008年,突然爆发的金融危机,给AIG的发展按下了暂停键。当时AIG受到致命冲击,一度濒临破产。美国政府甚至还花费了1820亿美元对其进行救助。苟延残喘的AIG也不得不通过变卖资产来“回血续命”。其中变卖的项目,就包括1996年设立的AIG友邦投资。2009年9月,盈科拓展集团宣布以5亿美元的价格从AIG手中收购AIG友邦投资。同期参与竞购的对手,还包括富兰克林集团、澳洲麦格理集团和纽约的Crestview Partners等多家机构。最终李泽楷竞购成功,并在2010年3月完成收购。这次交易李泽楷获得AIG友邦投资在32国家的资产管理业务,其中包括PE基金、公募基金、对冲基金,及部分股票和固定收益资产等。易主后的新公司也就顺理成章更名为了柏瑞投资。这笔交易在当时还得到李嘉诚的大力支持。李嘉诚名下基金会将约3亿美元(约23.4 亿港元)交由柏瑞管理。而据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底,柏瑞投资管理全球各类资产1571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1149.75亿(按23年12月31日汇率计算),妥妥的万亿规模。还有个细节值得一提。2004年,AIG友邦投资与华泰证券成立合资公司,组建了AIG-Huatai Fund Management,现名为华泰柏瑞基金 (Huatai-PineBridge Fund Management)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上海,下设北京和深圳分公司,专注于中国市场投资。据外媒披露,这次的出售计划不包括华泰柏瑞基金。而且盈科拓展集团还强调将继续致力于在国内市场投资。不过对于出售柏瑞投资的传闻,盈科拓展集团三缄其口,到目前为止尚未发表评论。叛逆富少,激进并购盈科出售柏瑞投资的消息引人关注,自然与创始人李泽楷密切相关。作为华人首富李嘉诚的次子,被称为“小超人”的李泽楷总是充满了话题度。1991年,李泽楷离开和记黄埔,创办了亚洲首家卫星传输有线电视服务公司STAR TV。两年后STAR TV覆盖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,观众数目达到了2.2亿人。1993年,李泽楷以约10亿美元的价格分两次将STAR TV出售给了传媒大亨默多克,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靠着这笔资金,李泽楷创办了盈科集团,正式与家族企业分道扬镳。1999年,盈科集团入主“得信佳”借壳上市,乘着互联网浪潮的东风,到年底一跃成为香港第八大公司。李泽楷身价也随着公司股价水涨船高,一度成为仅次于李嘉诚的香港第二大富豪。紧接着,盈科集团又蛇吞象,收购香港电讯。这笔2000年亚洲最大并购案,堪称李泽楷人生中的高光时刻。香港电讯在当时香港电讯服务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7%,资产净值高达3800亿港元,现金流充足,没有长期负债。控股股东英国大东电报局,拟出售全部54%的公司股权,来套现进行欧美和日本市场的互联网业务拓展。本来这笔买卖,英国东大早已与李光耀次子李显扬掌舵的新加坡电信预谋合作。但李泽楷听闻出售消息后,出于战略考虑决定中途加入竞购战局。此前,李泽楷极力游说香港政府投入建设数码港项目,以“地产+科技”结合的方式,来培育香港的未来产业。该项目获批以后,李泽楷亟需引入数字经济公司来坐实“科技属性”。而且过去一年盈科暴涨的市值,也需要新的业务来支撑。于是很快,李泽楷向英国大东抛出了“完全换股”和“部分换股”两套方案。完全换股方案,是指每股“香港电讯”股票兑换1.1股盈动集团的股票。以当时盈动股价22.15港元为基准,该方案开出的价码是香港电讯估值为2960亿港元(381亿美元)。部分换股方案,是指每股香港电讯股票兑换0.929美元现金,和0.7116股盈动股票。该方案给出的价码是香港电讯估值2796亿港元(359亿美元),再加上113亿美元的现金。对于亟需现金的英国大东而言,第二套部分换股的方案颇具吸引力。而且当时新加坡电信给出的方案中,现金也仅有50亿美元。但问题的关键是,李泽楷除了盈科的股票两手空空,压根就没有100多亿美金。当然作为首富之子,李泽楷可以向自己的父亲借到一笔巨款。但几乎是每一个富二代,都想要证明自己,李泽楷也不能例外。于是,神来之笔来了:李泽楷以将收购标的香港电信的资产作为抵押,向中国银行、汇丰银行、巴黎国民和巴克莱银行筹措了资金。据说只用了48个小时,就获得了130亿美元的贷款承诺。按照贷款协议,收购完后,李泽楷再以香港电信的运营收入作为还款来源。这相当于,“我用你的资产做抵押借钱买你的资产。然后再用你卖给我的资产来还我借的钱。”李泽楷的合伙伙伴袁天凡在15年后回忆说,“到今天我依然想不出,为什么有人会做这样的生意。”最终的结果是,李泽楷以120亿美元外加盈科集团部分股权的形式,完成了香港电讯的收购。盈科与香港电讯合并后,公司更名为电讯盈科,新的股票代码也很吉利:0008.HK。香港人叫他“八号仔”。收购香港电讯这一年,李泽楷只有34岁。年轻、大胆、叛逆,成为李泽楷身上的标签。美国《WIRED》杂志曾评论说:或许历史会证明李泽楷是21世纪亚洲最富颠覆性影响力的人。李泽楷在2000年自证了一次。此后盈科拓展集团不断通过并购来壮大自己,甚至可以将盈科拓展集团的发展史,看做一部并购史。笔者将后续的重要并购罗列如下:电讯业务:2014年,香港电讯收购了CSL New World Mobility,成为香港最大的无线服务供货商。2015年,收购为新兴市场提供手机视频服务的领先平台VuClip,并推出了Viu品牌。在金融业务:2010年,收购柏瑞投资。2013年,收购了ING集团在香港、澳门及泰国的保险业务,并改名为富卫集团。2017年,富卫集团收购AIG富士生命保险公司,进军日本保险市场。2019年,富卫收购汇丰保险HSBC Amanah Takaful (Malaysia) 的49%股权,进军马来西亚。2019年,富卫收购泰国汇商银行旗下人寿保险业务 (SCB Life Assurance) ,作价927亿泰铢(约3亿美元),此为东南亚保险业史上最大并购。2021年,富卫收购印尼人民银行旗下人寿保险BRI Life部分股权。值得一提的是,金融版块的富卫集团自2021年后一直在寻求上市,转战纽交所、港交所先后4次申请IPO。如果这家坐拥4000亿资产,估值130亿美元的保险公司顺利上市,李泽楷的身价将再次暴涨。踩准所有风口的“保守”投资人当然,李泽楷的投资并非没有败绩。最为人熟知的是投资腾讯“虽胜犹败”的故事。李泽楷曾经在1999年投入220万美元资金,买入腾讯20%的股权。但不到两年,就将此股权以1260万美元卖给南非的控股集团。虽然李泽楷得到了超过五倍的回报。但如果今天仍持有腾讯两成股权 ,李泽楷应该是华人首富。而最近投资新能源汽车李泽楷也遭遇了滑铁卢。2021年年10月,威马汽车宣布获得超过3亿美元的D1轮融资,电讯盈科就是领投方之一。当时威马汽车势头虽不及蔚小理,但2021年前三季度,累计销量也达2.9万辆,超越了2020年全年销量。而且一年之前威马汽车完成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,是当时造成新势力中最大单轮投资。只是谁也想不到,威马汽车两年后就突然暴毙。先是申请科创板IPO失败,后又转战港股无果。去年先后与Apollo、开心汽车两家公司传出并购消息,但是最终都无疾而终。同年10月,威马汽车一纸公告正式宣布破产。这也意味着李泽楷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以失败告终。从出资金额上看,李泽楷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远不及在电讯行业的并购出手阔绰。但如果你以为李泽楷投资威马汽车只是玩票性质,属于一时心血来潮,可能就错了。一个冷知识是,李泽楷是国内最早看中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投资人。2014年,他带领旗下混合动力技术控股(Hybrid Technology Holdings LLC)参与了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克(Fisker)的收购。只不过这次收购被浙商大佬万向集团以1.5亿美元的价格截了胡。所以要说李泽楷(或旗下团队)投资新能源汽车仅是跟风从众,很是让人难以信服的。不过从过去的投资案例看,不论是创办starTV,收购香港电讯,投资腾讯,还是竞购菲斯克,李泽楷总是能以独到的眼光早早找到风口,但是在持续经营上差强人意。目前,盈科拓展集团旗下的盈科电讯已经属于科技产业中的传统行业,而金融和地产才是其最大的倚重——兜兜转转,过去的叛逆者,又回到了家族企业的老本行中。正如一位评论家说的,他从一位自我标榜的高科技创业者“转型”为更符合香港意义的商业人物。“李泽楷确实已经不再是李泽楷了”。参考资料:1,朱宝宪,软着陆:盈科并购案简析2,方儒,前颠覆者李泽楷3,财联社,“小超人”李泽楷旗下保险公司募资14亿美元传弃美赴港IPO4,野马财经,李嘉诚分家8年后,次子李泽楷5000亿资产版图大起底5,华商韬略,袁天凡:15年前,我跟李泽楷18天打赢四千亿商战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